永利娱乐场|新闻|财经|船舶|游艇|港口|船员|大图|人物|企业|指数|专题|社区
注册 找回密码
艘船宝
中国海事服务网>航运人物> 正文

重振航运业:产业链上的每个细胞都在“求关注”

来源:人民网  2017-07-06 11:15:03  我要评论(0  

导读:

宁波市第十三次党代会提出了“加快建设国际港口名城,努力打造东方文明之都”的奋斗目标,并明确“我们所要建设的国际港口名城,应该是港口经济圈与宁波都市圈互动融合发展,制造业创新中心、经贸合作交流中心、港航物流服务中心地位凸显的港口名城?!?/div>

重振航运业:产业链上的每个细胞都在“求关注”

——专访宁波市国际联运协会会长乐振天

\

宁波市第十三次党代会提出了“加快建设国际港口名城,努力打造东方文明之都”的奋斗目标,并明确“我们所要建设的国际港口名城,应该是港口经济圈与宁波都市圈互动融合发展,制造业创新中心、经贸合作交流中心、港航物流服务中心地位凸显的港口名城。”

港口是宁波最大的资源,港口的兴衰很大程度上决定着宁波的前途命运。面对世界经济形势的变化,作为“经济晴雨表”的航运业,该如何主动调整结构,进行技术、管理和市场模式各方面的创新,积极探寻促进行业发展的增长动力?

宁波市国际联运协会以国际物流人的角色,引领旗下上百家企业会员,架起通往国际的桥梁。人民网专访了宁波市国际联运协会会长乐振天。

梳理“小而散” 依托大平台做精准服务

人民网:08年金融?;?,航运业的形势比其他行业更加恶劣。当整个社会的GDP在增长,运输量在增长,物流业在增速时,航运业却持续走低,运价上不去,您认为是什么原因造成的?

乐振天:与实体产业相比,航运业的变化确实存在着一定的滞后性。相对于贸易,航运业是一种派生产业,可以说,航运业的“坏”是被动的,“好”也是被动的。

就宁波的航海物流供应链服务企业现状而言,眼下存在最大的问题是“小而散”,处在草莽生长阶段。目前,宁波注册有3000多家航运物流供应链服务企业,稍有规模的也就1000家左右。大量同类型公司同质竞争,坚守,却又看不见希望。议价、谈判,压低成本反而成了竞争核心,并未遵循产业规律进行专业化发展。

航运物流在国际上是很成熟的产业,大平台+小服务商,小服务商依赖大平台做精准服务,这样能规范、梳理一条合理的利润线。

去年8月,首个“中国制造2025”试点示范城市落户宁波,并且提出了“以港兴市、以市促港”港城互动促甬城发展。航海物流供应链服务企业作为产业链上的细胞,继续等待着,能够得到重大关注!国家对于外贸产业资金的扶持已经出现一些具体产品,但对国际物流航运业的扶持还不明朗,国家主导的都是大航运,涉及每一个细胞的,并未享受到有力的政策扶持。

构建新生态 以“相对垄断”清扫行业“无序”

人民网:航运市场在如此长的时间内始终没有起色。您认为,现阶段我们究竟需要一个新构建一个怎样的新生态,适合当前经济发展?

乐振天:近二十年来,航运业出现过两波明显增速:1999年至2003年是第一波增速,2005年至2008年是第二波。十年前的利润率跟现在基本无差,之后的七八年间,航运业也没有大起色。我以宁波从业人员的角度预测,这三五年内,航运业也不会有爆发性的转折。

目前,国内工厂大量外迁,劳动力红利和制造成本红利已经无法显现优势,物流企业自身也没有形成正常的垄断,而事实上,行业要兴旺,反而需要一定程度的垄断,市场竞争到后来无法避免地会带来一些“无序”,只有“相对垄断”才能帮助行业健康发展。

让产业基金或政策导向来规范引导,让航运物流服务跟制造商贸企业健康联动,这是我向往的新生态!

开源节流——开源具有很大风险,“省”就是“赚”。

国际联运协会十年,从初创开始,我们一直在推动整合兼并、资源共享,但这种“推动”一定会损害一部分人的利益。整合到一定程度时,剩余劳动力可以从事延伸产业。这其中的道理,靠民营企业自发觉悟成本太大,如果有扶持政策就如虎添翼了!

新业态给航运业带来的“红利”与“伤害”

人民网:在世界航运市场低谷时期,中国面临的挑战更为严峻,行业供给侧改革、产业转型的压力非常巨大,但机遇与挑战并存,未来转变的空间也最大。您认为在中国新常态、新战略提出的当下,航运业将会迎来哪些机遇?

乐振天:供给和需求是市场经济的两个基本因素,航运市场当前的萧条,既是由传统需求下降造成的,也是航运业自身长期无序供给的结果,在当前航运需求不足的形势下,唯有加快航运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才能行之有效地帮助航运业走出困境。

航运物流企业自身无法变革,而航运企业可以变革。

宁波人极有“?;馐?rdquo;,宁波也向来不缺乏“创新”精神。如波罗的海价格指数、孵化器产业产品,宁波在航运业有很多创新做法,但信息壁垒被人为卡断,改革就变得举步维艰,挫伤部分创新型产品没能持续推动。

创新并非是一种战术或者救市稻草,而是一种战略,可以长盛不衰。尽管航运市场复苏之路依旧漫长,但只要世界经济贸易存在,航运业就不会消失,走到尽头的不是航运这一产业,而是人们长期以来形成的思维定式,正所谓没有夕阳产业,只有夕阳企业。

人民网:航运业迈进“互联网+”时代,从某种程度来说,航运界实现大整合是建立在互联网的基础之上。您认为互联网等新技术手段的发展会给航运市场带来怎样的变革?

乐振天:毫不留情地讲,互联网给传统航运物流企业带来了“伤害”。传统航运业的优势其实来自信息壁垒,至少从初期来看,互联网会给航运业带来了“伤害”,但是互联网作为一种技术工具,能加大传播速度,改变“酒香不怕巷子深”的理念改变,对于行业内部不断规范发展,更有鞭策效果;互联网能用简单的方式做到及时推广,帮助公司内部实现智能化管理,这些效用都是显而易见的。但,Web1.0对航运物流企业带来的红利,仅限于此。

Web2.0要对物流航运企业产生巨大价值,首先要整合。比如全球最大的航运服务公司马士基,全球口岸已经开始面向于去销售化,用互联网完成销售端,让整合以后的子公司遵守其“游戏规则”,这是建立在足够影响力的基础之上;而传统的航运物流企业还没有整合到这个程度,所以我才倾向于:Web2.0版本只能是“边整合边实施”发挥红利。

航运物流电商化是B to B的市场,跟这十年来所听闻的B to C电商市场是有区别的。我们广义上理解的“互联网+”航运物流企业,可能就是“去人工”,但航运物流电商是靠现场递推的。每个环节、每个角色对这单都有决策权,而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,需要实现账户多元化,其次,需要不断地跟企业对应客户的每个环节阐释产品优势。如步枪,扳一枪,击中一个环节的“痛点”。这实在是一个协同性很强的行业!

只有做到一定程度上的“大”,才能挖掘“强”

人民网:“十三五”时期宁波市发展的主要目标是,基本形成更具国际影响力的港口经济圈和制造业创新中心、经贸合作交流中心、港航物流服务中心。从您的行业经历来看,有什么专业建议?

乐振天:对于长期低迷的航运经济,人们希望从国家的政策红利中来一次信心大提振,即便是细则尚不明朗,但它所指引的方向仍给了行业无穷的动力,犹如春风拂面。

《中国制造2025宁波行动纲要》提到,让智慧物流、航运交易、航运金融、航运保险、船舶综合服务等能力进一步提升,国内外航运高端资源加快集聚,港口后服务业加快发展,港航物流服务体系更趋完善。

航运业改革必须寻找到准确的方向,有必要进行产业链的创新,围绕海运服务核心拓展业务范围,进一步建立贯穿式供应链企业,避免成为物流企业的附属,产业链的延伸可以从物流企业进行合作来逐步推进,整合航运业务,完善服务能力。

为此我主要看好三点:政策计划导向;有落地的产业基金扶持,金融机构若能站在“利他”角度,更能为航运业带来生机;规范“小而散”企业,边缘产业自然将跟着规范起来,用实际的政策推动整合,做大做强。只有做到一定程度上的“大”,才能挖掘“强”!

CNSS官方帐号
延伸阅读
史略
百科
更多>>游艇